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考前抱女生送医男生想当老师面对简单学生

2018-10-29 11:49:21

考前抱女生送医男生:想当老师面对简单学生

黄子恒向关心他的人敬礼致谢。宜宾一中魏冰华摄

本报李茂君

黄子恒“一抱成名”。这位“中国美考生”在高考前刻,抱起晕倒的女同学送医,赢得广泛赞誉;却又在事后至今这一个月里,经受“道德高分”与“高考加分”是否应该划等号的广泛争议,以及“考前一抱究竟对高考发挥有多大影响”的质疑。他将自己“密闭”起来,拒绝诸多采访,对一些事实性的出入也“无意辩之”。又在其间,经历了病重父亲的去世、所填志愿的误传等波折。

他本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究竟亲历了怎样的事实?

他对外界呼吁和争议“破格让他上大学”,又如何看待?

这个夏季,对黄子恒这位23岁的“大龄考生”而言,面对的不仅仅是人生第二次高考,更有因“一抱成名”感动国人而成为公众人物后的种种考验:潮水般的媒体采访,接二连三的荣誉,以及一些热心团体及人士的捐助。对这些交织而来的“身外之物”,他由逃避转为面对,本能抗拒后又向理性妥协回归。促使他一切改变的动力,都是对当下窘境的无奈以及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期许。

至宜宾的第3天才见到黄子恒,此前若干次与短信他都不予理睬,见面后则不断致歉,言谈举止礼貌得体。高校录取在即,子恒为“川内高校迟迟不表态”而心悬。采访了他“家门口的高校”宜宾学院,校长汪明义表示:“虽然他分数差很远,但我校愿录取他。这要省招办支持破格,你们也从这个角度呼吁吧。”

1、“其实抱了3次”

对于高考首日子恒身上发生的事情,部分络报道将主要事实与情节描述为“老师指派子恒抱身体不适的女生去就医”,不少人据此认为“换做谁都会这么做”。

子恒起初对这件事“不愿辩之”,后来告诉:6月7日一大早,班级同学们一起在老校区一个教室复习,等候共同前往宜宾一中考场。同学们有的翻书,有的背诵,唯独女生雷小淼趴在桌子上,“不是瞌睡,从表情上能看出她不舒服,我当时就有点替她着急,后来就一直留心注意她”。

临近开考了,班主任钟明全忙着给同学们发放准考证,子恒又看到小淼表情愈发痛苦,蹲在附近“头埋到了脚尖处”。

他预感不妙,立即抱起小淼,去学校医务室。

“我抱着小淼从班主任身边绕了半个圈过去,我想他不可能没看到。”子恒惊诧发现医务室没有人(因属于考场警戒区,医务室人员作为“非考方相关人员”而撤离出去),他才跑回来向钟明全报告。钟老师忙着发准考证,无法走开,当时也未料到小淼是非常严重地不适,便叫了两位女生“过去看看”。一看,“大家发现她整张脸都白了,情况很不妙。”此时钟老师建议,将小淼“弄到外面警务室,再去外面买药”。

子恒又抱起小淼,到外面警务室,并立即跑出去买了止痛药让小淼迅速服下。

略微观察没等到有效果,他再次抱起小淼,向校外飞奔,也即大量报道的那一幕。当时在现场的一位罗敏回忆,离开考还有20分钟,突然一位身穿白色T恤的小伙子,抱着一位瘫软女生,满头大汗从考场飞奔出来,大家都没思想准备,一时竟没反应过来。黄子恒抱着小淼往几百米外的一家医院飞奔,附近做生意的几位目击者称,当他张望着穿越马路时,“怀中的姑娘两度差点滑落下来,可见他已是非常吃力”。就在此时,一旁值勤的宜宾交管一大队民警李侦等人发现了,呼喊:“快过来,这里有车!”李侦回忆说:“女生浑身发抖,不断呻吟,喊冷,表情十分痛苦。”警车搭载子恒开出几十米后,民警才问他:“你是不是参加考试的?”得到肯定答复后,警察们将其劝下了车,子恒向考场飞奔而去,此时上衣已完全湿透,“像从水里出来一样”。警车开到医院,等待医生打针,“小淼越发抖得厉害,穿着厚重的外套仍喊冷得很。”恰在此时,她的父亲雷世银赶到医院,这得益于班主任老师钟明全的及时通知。“打了一针镇痛,医生说问题不大,我也觉得娃儿应该回考场。”雷世银自己就是一名在个体诊所上班的赤脚医生,主攻内科、妇科和中医。9点04分,警车驶回考场,雷世银和钟明全接力,将小淼背上4楼考场。

就这样那天开考前,子恒一共抱了小淼3次:从领准考证的地方到医务室,再到警务室,又到校外。全过程共10分钟,期间钟老师因发准考证无法脱身,同学们也都在忙着领证、焦急进入考场。

即将退休、教了41年书、见过形形色色学生的宜宾一中语文老师魏冰华向本报表示:“这个看似突然的举动,恰恰是子恒同学品质的集中爆发。因为他简单,甚至有点‘一根筋’,所以‘想得少’。如果换做别的同学,稍微‘多想一下’,可能就不会挺身而出。毕竟这是重要的考试,救治突发不适的学生,也是考务办医疗保障组的分内之事,子恒不冲出考场也没人会谴责他。他这么做了,恰恰是简单质朴,勇于担当。”

2、受影响了吗

黄子恒的高考成绩是291分,班级倒数第4。雷小淼是527分,班级中上水平。班主任钟明全查阅历次模拟考试成绩告诉:“黄子恒的成绩确实出乎意料,少考了至少约100分;雷小淼倒是基本正常,对比平时约少考20多分,不过这个成绩能走川内不错的二本学校,她基本可以实现理想。”

子恒语数外三科分别是71分、56分、40分,政史地三科分别为45.5分、49.5分、29分。这个倒数第4的分数是子恒从来没有过的,钟明全告诉:“他一般在倒数名之间,而这个名次的学生就是三本线上下。平时题目比这次高考还难时,黄子恒考过430多分,这次高考题目偏简单,可以说他平时考试的水平接近这次三本线的477分。”

语文是子恒发挥比较稳定的一科。语文老师魏冰华也是除班主任外,对子恒了解比较多的老师:“我知道他是参军回来立志复读考大学的,平时会刻意留心他。整体特点就是耿直,内向,上课伸直脖子认真听,作业从来不打折扣。”起初他的作文“较为空洞,但多次锤炼后进步很快,达到大多数学生水平”。对高考的语文分数低,黄子恒认为自己“作文跑题了”。几经追问,他想了好久,才回忆起题目是就“过一种平衡的生活”阐述己见,“当时头脑一片空白,前言不搭后语,一考完就知道跑题了”。

子恒自己喜欢擅长的科目是政治。而这一科分数也比平时明显偏低。政治老师胡颖告诉:“子恒学政治兴致很高,起初基础确实较差,但进步很明显。”

英语和数学是子恒吃力的科目,英语老师是钟明全,他坦言其中阅读理解与作文需要心智高度集中,子恒受影响应属必然。数学老师黎冰表示子恒基础确实较差,无法判断高考成绩是否受影响。

宜宾市教育局招办主任严增平告诉:“子恒开考前进入考场,小淼在开考后5分钟内回到考场,均符合国家高考有关规定。”也就是说,两位孩子时间上并无大的影响,可能的影响就是心态导致的发挥失常。

对此,子恒向回忆:“语文科目考完后,就有同学和我说,我已经成为人物。我一刷屏幕就惊呆了,是头条!老师也通知说,有央视和其他媒体要采访我,我不知道有什么好采访的,莫名紧张与不安。”也就是说,虽然子恒将关机,一直等到所有科目考完后才开机,但是他后3门是在获悉“自己被曝光”状态下完成的。

考完后的6月9日下午,面对多路的采访请求,校方将两位孩子请到学校会议室与媒体见面。黄子恒尽量礼貌回应的问题,雷小淼则几乎一言不发。比子恒更内向的她,这是一次面对,此后便再也不见。她对子恒称:“自己因丑事名扬天下,有些媒体赤裸裸的标题严重侵犯了她的隐私。”

3、二度高考冲刺理想

黄子恒与雷小淼同在宜宾一中文科补习班高补(二)班。走访多位老师与同学发现,作为补习班,该班71名同学,“普遍感觉忍辱负重,各个埋头苦学,从不搞班级联谊活动,同学间往来普遍不多,彼此间不像应届班那样熟悉”。

该班级学生座位半月轮流更换,子恒与小淼两人一度还同桌过一个月。小淼数学较好,这是子恒需要“不耻下问”的科目,自觉给同桌添了麻烦的子恒发现小淼“对自己的提问从不拒绝,也没有厌烦情绪,这让我很感恩。高考时意外一抱,现在想来也算作对她的报答吧”。

班长曹亚林介绍,子恒平时与学习很好那几位几乎没什么交往,和很差的那些也没什么交往,“他向学习比较好的那类同学求助,雷小淼就是这类”。她回忆高考试座前一天,必须把71张课桌搬出去41张,“同学们都忙着复习,黄子恒主动放下课本,帮着班干部搬完了桌子”。

向10多位同班同学问及印象,他们都对黄子恒有鲜明的印象,但又说不出多少具体事例。郭俊宏与张强是两位对黄子恒比较了解的男生:“我们叫他‘兵哥哥’,经常让他捎着买包烟,或者买早餐,他都是有求必应,还给我们送来。出于感谢,我们给他‘上根香’(同学间将吸烟如此戏言),他从不抽。看得出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发自内心觉得帮助人是应该的。”

几位代课老师印象深的是,他“上课从不打瞌睡,申请将座位换到前面拐角,也就是讲台前的排,距离老师近”。

无法联络到小淼,在宜宾南岸一家“曹氏诊所”里,找到在那儿打工的雷世银。他告诉,小淼一贯学习不错,去年距离二本仅差2分,补习目的就是考上川内不错的本科院校,甚至冲刺一本。“她可能是过度紧张导致生理紊乱而致昏厥。”雷先生表示,考试前晚小淼并无异常,但“当日起床后,却因找不到自己的身份证而十分焦急。同学在寝室内帮她找到身份证后,她才平静下来”。

雷家谢绝所有媒体对小淼的访问与社会机构的关心。其父表示,如今小淼在乡村老家帮妈妈种地务农,“近正忙着砍高粱”。

7月4日,在宜宾一中遇到同学们来学校确认志愿,黄子恒和雷小淼都“找人代替确认”。看到,黄子恒填报的本科志愿和专科、第二批次志愿均为四川省内高等院校,本科栏志愿(平行志愿)3个为四川农业大学、宜宾学院、西华师范大学。子恒专科志愿为宜宾学院,第二志愿分别为四川商务职业学院、宜宾职业技术学院和南充职业技术学院。

子恒表示,因为高考成绩“实在很难看”,现在希望奇迹能降临,以上3所高校中,能有第3批次本科的专业录取他。“特别是川农,非常渴望去那里学习,希望为我呼吁一下,其次是我们本地的宜宾学院。”

老师们表示,对于黄子恒这个已经成为公众人物的考生,他们一直希望有“别太好的本科院校”录取他,“太好的学校一来不现实,即使要录也怕挑动公众敏感神经而引发非议”。

4、“成名”之后

“这一个多月来,我多做的事情就是接。前半个月是媒体,后半个月是各类民办学校。经常我从起床到接完几个,充满电的又快没电了,妈妈喊我吃午饭了。”“成名”后的黄子恒十分厌恶“我不需要的一切”,但他又很矛盾,“希望藉此能上个大学,这要你们帮我呼吁”。

梳理黄子恒的成长轨迹,他从学校到部队,从部队又回到学校。“小时候我迷恋络游戏,学习底子不牢。”2009年高考后,他选择进入成都某部队服役,参加了汶川地震的灾后重建任务,表现突出。部队战友对他的救人举动丝毫不觉得意外,指导员李波介绍,黄子恒连续两次被评为士兵,在一次参加某大型国防光缆施工时,一块脸盆大小的山石突然滚落,擦着黄子恒的迷彩帽飞过,却丝毫没影响他的工作干劲。黄子恒的班长郑昌兴说,黄子恒不仅急难险重任务冲得上去,修桌椅、办板报、搞晚会等这些连队大小事务他都视为己任、主动承担、从不推脱;当战友和驻地百姓遇到困难时,他会时间赶去热心帮助,每次捐款、献血及助民活动都积极参加。目前,四川宜宾军分区政治部已决定把黄子恒的事迹列入征兵宣传内容,鼓励更多青年参军报国。

“平民英雄”也好,“美考生”也罢,现实中,子恒是位失意且让父母担忧的孩子。子恒父亲黄德新是原宜宾公路养护管理总段柏树溪沥青油库的工人,母亲胡克新是原宜宾纸厂职工。在邻居们眼中,黄家条件较差。一家人一直住在单位集资修建的旧房子里,至今仍是小区没装防盗门的人家。子恒有两件值钱的家当:芝宝打火机和三星,两样都是退伍时战友送的。今年端午去世的黄父曾叮嘱子恒:“人死如灯灭,你要乐观豁达地好好生活。”带着遗言,面对母亲仅有的1000多元退休工资,这位23岁的年轻人从此将与母亲相依为命。“孩子性格像他父亲,单纯而又耿直。”邻居们都这么说。

子恒对媒体采访非常抵触,本报是第二个单独与其面对面的。高考刚完,学校安排的联合采访中,他拒绝回答任何敏感问题,态度相当强硬且流露出强烈的抵触情绪,以至于坐在旁边的宜宾一中党委副书记田贵荣不得不数次拉扯他的衣袖,示意他控制情绪。此后,他干脆在媒体面前“彻底失踪”,包括四川本地的多家媒体试图进一步采访,全被回绝。“上月某天子恒被约请至宜宾军分区接受某报采访,但第二天他把设为阻止模式,该报打了50多个,硬是没有打通。”《成都商报》罗敏回忆。

子恒的事迹经媒体广泛宣传后,改变命运的机会正在一步步向他靠近。如果他要报军校,成都军区可以提供必要的帮助,吃、穿、住、用、行都不用妈妈再操心。中国矿业大学银川学院与山东一学校都表示愿意录取子恒,但都被他谢绝。“我没报这些学校,我也不能远离母亲。”原本子恒想去北方读大学。可是面对父亲病故与分数奇低,“留在川内足矣!”

“我喜欢学校里单纯的环境。就想当个老师教政治,高中不行初中也行,到小学教‘思想品德’也好。我不想读军校,只想做个老师。”子恒坦言,他也并非故弄玄虚反对别人的帮助,“如果自己要去的方向有顺风车,可以搭一程。但如果为了坐顺风车而去另一个方向,那不是自己的初衷,也不会是自己的选择。”

子恒退伍时有1万多元退伍费,高中一年补习下来,钱已花得精光。前几天,子恒收到阿里巴巴公司汇来的“天天正能量”奖金5000元和资助款2万元,他和妈妈商量后,拟将该款项全部用于读书。荣誉接踵而至让子恒更加不安,他会条件反射般咬紧嘴唇,两个多小时的交谈过程中,黄子恒反复对说:“我只是简单的一个举动,我没那么高尚。”有天坐公交车,一名宜宾学院的女生突然走到他面前,问他是不是黄子恒,并拿搜出上的照片作对照。黄子恒只好尴尬地说:“我不是,只是和他长得很像而已。”然后提前下车。

“现在之所以大家还喜欢我,就在于我身上所体现出的特质,是冷静下来追求生活的本质。”子恒说,虽然这个社会很浮躁,但他会一直坚守道德。

子恒说,一件事情对他伤害很大,父亲生前曾委托他人办事,但花钱之后,事情一直没有办下来,钱也没有退,直到父亲去世……“因此我喜欢简单的社会环境,我想当老师,面对简单的学生”。

向子恒道别时,他说,眼下除了期待被高校录取外,自己暑假的事情,就是8月1日前往杭州参加阿里巴巴的暑期实习,“为自己的简历增加一笔”。

(感谢《成都商报》罗敏对本文采访的帮助)

原标题:考前抱女生送医男生:想当老师面对简单学生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核桃苗
一乙醇胺厂家
网络电玩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