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有一家公司希望利用游戏重构儿童的学习方式

2019-03-12 00:37:23

有一家公司希望利用游戏重构儿童的学习方式 传统教育已经持续了很多年,而现代社会的进步似乎没有被利用到教育行业,教育方式还是传统的被动式接受,Kidaptive公司希望通过结合游戏和学习,寓教于乐,颠覆教育方式,让我们一窥究竟~

20 世纪中期,莱纳斯•鲍林是世界上的科学家。他关于血红蛋白和其他生物分子结构的发现创建了一个全新的科学领域,当他准备利用自己的天赋破译 DNA 结构时,没人怀疑他的能力。

但是,他并没有成功。事实上,是另外两个相对不那么出名的研究者詹姆斯•沃森和弗朗西斯•克里克赢得了这个殊荣。但是,令人震惊的是他们的研究方法。当其他科学家花费大量时间耗在实验室的时候,沃森和克里克却在把玩各种模型,并且进行讨论。

他们的方法对大多数专业学者来说像是小孩的游戏,但是实际上却是构思的方式,同时也可以直观的发现他们的想法如何反映不同的令人迷惑的经验线索。今天,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游戏对儿童的学习也有同样的促进作用。一家名为 Kidaptive 的公司决定证明学者们是正确的。

非常规学习案例

大家都知道学校很无聊。学生坐在座位上,听老师讲课,然后做测验查看知识巩固程度。老师写到黑板上的东西,学生肯定会问:「这个考试考吗?」学习常常被视为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而不是终的目的,甚至家长和老师都是这样认为。

与此同时,据报道超过四分之三的美国儿童家里都有游戏机,他们中的 40% 每天都玩游戏。许多游戏非常复杂,需要玩家广泛吸收和内化知识,并且查阅外部资料,但是孩子们仍然非常热衷于挑战这些游戏。

詹姆斯•保罗•吉是越来越多支持在非常规环境下学习的学者之一,他称这些游戏为「强烈亲和空间」,并且认为这种空间还能扩展到其他的休闲活动中。与其他传统类型的游戏不同的是,这些活动的重点不是竞争,而是掌握。

更重要的是,正如我在此前的一篇文章中的主张,现在的虚拟游戏能非常有效的模拟真实世界的技能。比如,美国陆军使用电子游戏来训练士兵。其他的游戏,比如魔兽世界,鼓励玩家合作解决问题,完成项目。这些类型的技能在课堂上是很难学到的,但是在游戏中却很常见。

当娱乐遇到教育

作为一个学生,P.J•冈萨加尔觉得自己所受的教育对自己没什么帮助。并不是说他学习不好,他学习很好,他获得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双学位和斯坦福大学的法律学位。只是,他觉得教育体系没有让他认识到自己真正的技能所在。所以他终做了各种工作,虽然这些工作都挺体面,但是他没有感到满足。

在孟买的因特尔资本工作期间,他在一份投资组合中发现了一家动画公司,然后他几乎立刻就知道了自己想做什么。在学习了一年的动画之后,他与人合伙成立了 Prana Studios,一家电脑动画公司,帮助创作了孩子们喜欢的动画,比如迪斯尼的「小叮当」系列,还有皮克斯的电影《飞机总动员》。

冈萨加尔有自己的孩子之后,他开始思考,认为Prana 能做的不只是娱乐。

有一家公司希望利用游戏重构儿童的学习方式

身临其境的讲故事模式让他的公司取得了巨大成功,如果他将这种模式运用到教育中去,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这个想法使他进入到斯坦福大学的教育学院,在那里他遇到了研究游戏、学习和成绩评定之间关系的迪兰•阿里纳。他们两个一拍即合,决定建立一个不同的游戏公司,不仅让学习变得有趣,同时能帮助指导教育过程。就这样 Kidaptive 诞生了。

学习者的马赛克

鉴于冈萨加尔的背景,Kidaptive 的产品《雷欧的平板》的体验更像是皮克斯或者梦工厂的电影,而不是一个游戏应用。游戏的故事主线是雷欧和他的宠物龙辛德遇到一群朋友,然后一起解决各种问题。游戏甚至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配乐,由劳丽•伯克纳演奏。

然而,光鲜的外表下掩盖着一个广阔的分析推荐平台。当孩子们帮助雷欧和他的小伙伴执行各种任务时,他们正在接受胜过传统科目,比如数学和阅读,的六种技能评估。评估结果是一个孩子们如何学习的快照,Kidaptive 称之为学习者的马赛克。

传统上我们评估孩子们的学习使用的评价一般是:「约翰尼的数学不好,但是他喜欢社会学。」但是,事实是尽管约翰尼可能不擅长抽象符号,但是他的数学推理能力可能很强(这些相同的概念技能让他成为了社会学天才)。简而言之,这是马赛克试图解决的问题。

Kidaptive 使用学习者马赛克指导孩子们的游戏体验。例如,在《雷欧的平板》的章,孩子们需要帮助雷欧找到他的宠物龙辛德,辛德藏在一系列的颜色、形状和其他物体中间。当孩子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游戏会对孩子们的技能作出评估,也会作出相应的调整。

公司也有一个博士团队持续分析数据优化教育体验。所以当评估一个孩子的表现时,也结合了其他孩子的数据,更好地理解如何用熟练程度匹配任务,如何对问题进行排序,找到未来发展的建议。

一个学习生态系统

对冈萨加尔来说,初对动画的偶然兴趣已经变成了改变孩子们学习方式的使命,帮助他们避免缺乏他认为在他的教育过程中缺少的评估。他相信学习者的马赛克能在非常规学习和常规学习之间形成一个至关重要的桥梁。

Kidaptive 近发布了针对家长的学习者马赛克应用,给家长提供帮助,对游戏以外能在某些重要领域支持孩子的活动给出建议。公司也创建了一个软件开发工具包,以便其他开发者加入到公司建立的强大的生态系统中。有几个产品已经在测试阶段了。

终,冈萨加尔和阿里纳希望他们的分析平台能与教室教学合作,以便老师们能通过全方位的教育体验指导和评估学生,而不是仅仅通过授课和家庭作业完成情况来判定。

虽然公司似乎有无限的雄心壮志,到目前为止他们看起来有一个良好的开端。去年他们完成了一轮 1000 万美元的融资,明年可能还会进行二轮融资。《雷欧的平板》已经吸引了超过 100 万用户,创始人相信到 2015 年底能有良好的现金流。

半个多世纪以前,沃森和克里克证明了形式推理不一定是科学探索的方式。现在我们应该开始利用相似的方法解开孩子们的学习潜力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