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快乐单相思

2019-03-16 18:53:44

快乐单相思

我在两年前的一篇小说里提到过一个名字嫣。我是在写那篇小说前的一个月认识嫣的,那时我读大二,疯也似的迷恋上文学,在别人都进入梦乡的深夜里开始偷偷摸摸地尝试起写小说。真的是偷偷摸摸地写,那时我都是等到宿舍同学上床休息之后,才噼噼啪啪地在电脑前写起来。有时别的宿舍的同学会深夜来访(其实就是大学生典型的无聊走动),在同学的视线还未注意到我的电脑的时候,我迅速把记事本小化,然后装模作样地叮着屏幕的某个位置,表现出和他一样百无聊赖的样子。

我当时把写小说当成做贼一样,因为我才刚刚接触文学,别说别人不相信我,就是连我自己都一点信心也没有,所以还是低调点好。而且我喜欢把一件事做完之后再给人惊喜(可惜后来惊喜没有来到,所以现在仍是偷偷摸摸地写)。

那时我在构思一篇关于青春爱情的小说,那样的小说一直以来我都想写写,但由于缺了某样东西而迟迟无法下笔。嫣的出现弥补了这种缺失。写完之后,我边看边想:这不就是我一直以来梦想着的爱情吗?仅仅是因为一个眼神的邂逅就开始了之后的相思与怀念,完全没有身份背景工作这些复杂的因素从中作梗。我相信很多人在青春年少的时候都有过这样的想像;我也相信美丽纯洁的爱情只会发生在那样的青涩岁月里。

爱情是种随着年龄增长而快速变质的东西,越长大你会发现上面附着的细菌越多。我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可能会因为一次眼神的感动而去深爱某个人,但在今天,我得承认我已经变得很复杂。但仍旧有朋友不断告诉我你想得太天真了!说明更多的人已经变得更加复杂。

本来这篇日志主要是要写嫣的,写到这里我忽然发现其实她并不重要,我只是在她洋溢着青春的身上照见自己的从前,一样的懵懂,一样的简单。现实中的嫣还只是个青青涩涩的小女孩,剪着短短的学生头,我很蹩脚的笑话都可以引得她咯咯地笑个不停。当我把她写进小说里或者当我想起她的时候,她已经不再只是单纯的她了。我的想像或者说我的渴望赋予了另一种意义在她身上。所以当我认真审视我对嫣的感受的时候,我发现其实我并不是真的喜欢嫣这个人,而是喜欢那种喜欢的感觉。这种喜欢当然很多人都觉得费解,但它却真真切切地陪伴我走过好多个岁月,而且为深远地影响着我的爱情观。于是我的单身也就变得可以理解了我只是喜欢那种离我年龄很远,离现实生活很远的爱情感受,当它降临至某个女孩的身上,再坐到我身边时,我发现除了遗憾就是失望。

我的爱情其实还是在一间密不透风的小屋里,他躺在床上,做着对于他已经太迟太远的美梦。屋外五彩缤纷的云朵在他窗外飘过,屋外雷霆暴雨也与他无关。也曾有女孩走进他的屋子,坐在他熟睡的床沿边上,看着他安静的脸上荡漾着淡淡的笑容,不忍心打破他甜甜的美梦,而终于轻轻地走开。

我不知道我的爱情什么时候才能醒来,一年后?毕业后?或许,明天?对于他的醒来,我并不怀有太多的期望,当然也不反感。因为我满足我的现状我很快乐,因为简单而自由的单身生活,还有那份甜蜜却又无人知晓的快乐单相思。


热镀锌管
陨石鉴定方法
178俱乐部客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